中央人民政府| 陕西省政府| 汉中市政府
服务事项搜索
邪教头目是什么“药神”?
来源:新陕网   编辑:吴心   点击数:   发表时间:2018-07-20 08:07:35
    

近期,一部《我不是药神》的电影火爆屏幕,讲述了程勇为了挽救病人的生命,冒着被判刑的风险从印度进口便宜药。尽管程勇被依法判处五年有期徒刑,但他的所作所为充分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,折射了人性的光辉,受到观众的好评。

剧照

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失去了不会再来,尊重生命、维护生命、珍惜生命是人性必然。“我想活着”,道出了无数人的共同心声。人们在患病的时候,无不希望有程勇这样的“药神”出现,以解燃眉之急,点燃生命的希望。有一类人利用人们追求健康的心理,千方百计把自己包装成“药神”,大肆宣扬歪理邪说,这就是各种邪教头目。

那么,邪教头目是什么“药神”?咱们还是用事实来说话。

——是自我吹嘘的“药神”

生活中的药神是靠治病救人的实绩来实现自己的价值,而邪教头目却是通过吹嘘来包括自己,两者有着本质的差别。比如,“法轮功”头目李洪志声称自己是“佛祖释迦牟尼转世”,具有“四大功能”等,声称自己不仅是“手到病除”,而且还是“眼到病除”,“你有什么病,我瞅一瞅就好了”等。

事实真的如此吗?声称“眼到病除”的李洪志自己却在1984年7月8日至18日住院,专门作了阑尾炎删除手术,期间还到单位报销了医药费。不仅如此,他的女儿也到医院去做过阑尾炎手术,母亲也因病死亡。如果李洪志真是什么“药神”的话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!

托马斯·潘恩说过,“一个人如果极力宣扬他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,那他就是做好了干任何坏事的准备。”李洪志等邪教头目鼓吹“眼到病除”,季三保鼓吹“祷告治病”,卢宏军宣扬“小房子治病”,麻原彰晃声称“洗澡水治病”……重要目的之一就是神化自己,为做更多的坏事做准备。

——是聚敛钱财的“药神”

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中的程勇,为了挽救病人,在印度500元买一盒药,卖给患者同样是500元,不仅没有赚患者一分钱,反而自己补贴路费、运费。他这样做,完全是出于对生命的尊重,是人性光辉的折腾,因此感动了无数观众,纷纷为电影原型陆勇点赞。

邪教头目恰恰相反,他们不仅要榨取成员的钱财,而且价格高得离谱,致使很多家庭陷入困境。李洪志传播“法轮功”初期,在家里设一“功德箱”,要求前去“求医问药”的至少投人民币100元,谁投少了他逢人就说此人“小气”。吴泽衡将一杯糖水卖到2000元人民币,治疗一个“疗程”,收费高达10万人民币。

由此可见,无论是李洪志鼓吹“消业祛病”、季三保鼓吹“祷告治病”,还是吴泽衡用“糖水治病”、卢军宏用“小房子治病”,他们目的不是为了“治病救人”,而是聚敛钱财的一种手段。事实胜于雄辩,如果真要说邪教头目是“药神”的话,那也是聚敛钱财的“药神”。

——是骗取美色的“药神”

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中,一位患者家属为了感恩程勇为其女儿提供药品“甘愿奉身”,但程勇理智的拒,守住了做人的底线。他的品格让患者家属感动,并甘愿加入到程勇治病救人的行动中来。邪教头目却不是这样的,他们往往打着“治病救人”幌子骗取美色,以此满足私欲,给患者留下无穷的痛苦。

据据台州晚报《误信“全能神” 女子遭遇骗财骗色悔不当初》消息,一个化名叫“莎莎”的女性,因痴迷“全能神”消灾解难、驱邪祛病等歪理邪说,不仅丢掉钱财,还陷入“过灵床”陷阱,给身心造成巨大伤害。更让人震惊的是,“法藏宗门”头目吴泽衡、“摄理教”头目郑明锡皆是以骗色而臭名昭著。

病痛对身体的折磨,让人生活十会痛苦,人们为了摆脱病痛的折腾,甘愿付出一切。邪教头目利用人们这一心理,大肆鼓吹歪理邪说给成员洗脑,以此实现自己对美色的贪婪。这样的“药神”结局是共同的,即被依法判决,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法律的代价。

——是残害生命的“药神”

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一旦失去再也找不回来。《我不是药神》折射的现实问题,戳中了人们心中的痛点,也折射了生活的无奈。因此,法律严厉打击假药、依法严惩药贩子,根本目的是保障人的生命安全,维护生命的尊严。邪教头目往往是鼓吹歪理邪说,出售假药,剥夺人的生命。

例子是最有说服力的。国家相关部门检测,“法藏宗门”头目吴泽衡出违禁食品,“法轮功”头目李洪志鼓吹“消业祛病”导致无数弟子死亡,“门徒会”头目季三保鼓吹“祷告治病”“赶鬼治病”导致多人被折磨致死。这些死者失去了生命,把痛苦留给家庭,他们伤害的不仅仅是一条生命,而一个家庭的正常生活。

一方面是维护生命,一方面是剥夺生命,这就是邪教头目与药神的区别。问题在于,邪教头目冒充“药神”剥夺人的生命,背后有一套歪理邪说,扭曲人们对疾病的看法。比如,“法轮功”头目李洪志宣扬“病是业力所致。”(《转法轮》)一旦成员被洗脑,错误的认识必然产生错误的结果,后果相当严重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的播出,引起人们对健康、疾病、生命的思考。笔者以为,珍惜生命除了树立健康的生活观念、加大医药科技的研究、完善医药管理制度之外,还需要远离邪教头目这个“药神”,绝不能再受邪教的欺骗,更不能传播邪教去伤害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  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