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人民政府| 陕西省政府| 汉中市政府| 县委| 县人大| 县政协
夜中的山
来源:勉县政府门户网站   编辑:王强   点击数:   发表时间:2017-04-14 11:18:36
    

 沿着蜿蜒的路,向天荡山深处走去。两旁的松柏正气凛然气宇轩昂,不知名的野草秋意盎然,半坡上的枇杷树依旧挺拔,山中微凉,太阳正缓缓下山。

余辉脉脉,山便丰富了色彩,或明或暗,或金黄或黝黑或暗红。一会儿,有风了,风吟唱着,山有了声音,或疾或徐,或私语或喧闹。此时的山,便有了另一种生命,不是那种蓬勃之力,也不是那种昂扬之力,倒像是那种品尝了人生各种况味从绚烂回归疏淡的生命力。 

不喜欢那种静静空旷的山,太孤傲太清冷,也不喜欢那种人如织车如水的山,太喧嚣太浮夸,天荡山就介于其间,不张扬,不遗世,不过于雕琢,也不踽踽独行。

当太阳彻底落山了,余辉黯淡,夜来了,山却也不寂寞,皓月星辰仍然会照亮上山的路,山的声音和色彩也跟随着变了,风还在回荡,呼吸的声音自有一种呼唤归家的意味,色彩也就成了简单的黑,纯粹、自我,有皈依入定的感觉。

就是这样的夜,我来到了天荡山的最高处。星光就在头顶,如幕苍穹触手可及,突然万籁寂寂,又似乎有洪钟大声。遥瞰前方的城市,璀灿夜景尽收眼底,明亮而迷离,身后的峭壁隐入夜中,与树,与山风,与雾岚融为一体。

夜就这样漫漶而来,弥散在周围的全是各种的深深浅浅的黑。天荡山就这样安然着。夜中的山自有其曼妙的风景,当你拥抱黑夜时,那些山峰,那些巉岩,那些奇木,那些古柏在星光和月光的映照下呈现出异样的美,奇崛竣冷,深入骨髓。

山风就在耳畔轻轻的掠过,不疾不缓,于是从山顶向山下走去,登山步道两旁路灯明亮,夜跑或登山的人正在往山下奔去,我也加快了行走的步伐,夜里的脚步声格外爽朗清脆,惊醒了早睡鸟儿入梦的节奏,沿着登山步道,各种虫儿欢乐着,鸟儿也偶尔相和,偶尔几声犬吠,让夜中的天荡山有了听觉,那就是生活与生命的小夜曲。

很快就到了鹰嘴崖,夜里的那只雄鹰或许已收敛了翅膀,于苍茫天地,于浩瀚夜空,回归到天荡山边那一方悬崖,那一方峭壁,蛰伏西望,默守这片土地,默守这方先民。逾向下,坡度很陡,步速也由不得你自然加快了,很快就走了一大半的路,回首天灯塔,明亮、瑰丽,巍然屹立,在夜的苍穹里,刺破了那种静谧。

当我们爱这个世界时,我们才活在这个世界。当我们爱这个世界时,世界也回赠于我们。突然觉得,世间的一切,即使无言却也各有其美,那怕你看到了孤独寂寞,却自有其内在的酝酿与澎湃,像夜之于山,没有白天的真切与伟岸,却多一份厚重与深邃,多一份思索与感慨,任黑夜裹挟,任思绪飞扬。黑夜中,山隐没,人渺小。

下山显然快多了,不一会儿,就来到了山腰以下,前方掩映在树木中的村舍透过空隙闪耀着家的灯光,让人看到了温暖。世间正是有这种淡淡的温暖,才牵引着每一个思家的人不会迷思在夜的深处。

树影婆娑,人影幢幢,人行走在夜里,看到的都是轮廓,看到的都是本真,整个天荡山是混沌的,整个山谷与沟壑是混沌的,那一片水域与森林也是混沌的,像天地之初始,于是走在黑夜中的山里,人心是谦卑而沉静的。

此时,从山的深处而来的小溪流不知何时缓缓流到了路边,和行走的路线平行而下,有了溪流的声音,山似乎轻盈灵动了些许,少了刚才的厚重。沿着溪流向下的方向,很快就走到了山脚下,山远了,路还在延伸,延伸到无尽的前方,延伸到那万家灯火的地方。

经常想起,那些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登山队员们,当很多人问起,你们为什么要用生命去攀登那不可逾越的珠峰,他们说,因为,山就在那里。

其实,每一座山,或高或低,又何尝不都是这样。

每一个人,心中,都有一座自己的山。


    分享到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