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人民政府| 陕西省政府| 汉中市政府| 县委| 县人大| 县政协
登高
来源:勉县地情网   编辑:   点击数:   发表时间:2016-02-03 23:45:28
    

登高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李汉荣


   路渐渐陡起来。岩上的苔藓越来越厚,由浅绿转入深蓝。向前一步,时间就退后一步,苔藓作证,腐殖土作证,合抱的古树做证:我回到宋,回到唐,一座唐代的 庙宇屹然于半山之上。檐上的鸟语平平仄仄,操着古时的方言,反复朗诵的是谁的好诗?古碑有些倾斜,字迹依然遒劲高古,棱角分明的笔画,让我读到了青铜的刀 锋,和那紧握刻刀的手,那专注的近于虔诚和迷狂的眼神,他是把他的眼神刻在石头上面了,还有他的心跳和呼吸,以及那个黄昏的微风,树木的香气,落日缓缓移 动的光线,都 保存在这石头上了。那是千年前的黄昏啊。我抚摸这碑石,我是在 抚摸一段石化的时间。一亿年前它是一块汉白玉石,一千年前它是一块汉白玉 石,只是有了人的痕迹,一千年甚或一万年后它仍是一块汉白玉石。我十分敬畏它了,我是石头面前的过客,我是文字面前的过客。
 我看见云在高处向我招手。我看见云的马驰过来接我,不用了 ,我自己行走。云们返回去,静静地卧于高处,卧成西天的净土,那么白,那么坦荡,静穆中隐含着一种克制的激情,哦。白云深处,我梦中多次到达的地方。
  汉白玉,花岗岩,玄武岩.......石头、石头、石头,时间、时间、时间,我从浅山走向深山,我从低处走向高处,我从今天走向古代,走向公元前,走向泥 盆纪,震旦紀,走向壮丽的造山运动。石头围过来,时间围过来,我是时间中的时间 。需要多少时间,才出现这个登临的瞬间,让我在高处,浏览这么多时间?
  溪 水越来越清澈,也越来越幼小,我来到那条大河的童年了。鱼都没有长大,听见我的 声音就藏了,全是没见过世面也不想见什么世面的孩子,水之外的事物都与他 们无关。水草更加茂密,灯心草不准备点燃谁的 灯盏,灵芝草也不懂得它有什么灵验,水仙花绝不知道自己就是水边的仙子——因为它们都没有名字,除了绿了又 枯枯了又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,它们没有别的建树,至于蜜蜂蜻蜓们的访问,它们一律欢迎,但绝不发出邀请。我坐在那潭水边,伏下身来,掬起一捧水,我不忍喝 了它,这是那条大河的源头,我喝了它的源,那条河会不会降低流速减少流量呢?我看着清冽的水一点点从我的手指上漏下去 ,我禁不住就想:我也是源头了,一 条大河就在我手心里发源。
  我继续攀援,苍岩更加苍老,或狰狞或慈祥或如飞狮或如卧虎,见多了沧海桑田高陵深谷的大世面,对我的到来一律平静得漠然,脚踩上去,青苔松软,让我 体验 到铁心肠的时间,也有害羞的柔情。树木老得令人肃然起敬,想扑上去唤他几声祖父——无奈他比祖父的祖父还要老上千年,就有几棵在风里说话了:唐朝的那些 诗,宋朝的那些词,都是我看着写出来的,你嗅嗅那些诗词里,是否有一种松香味,柏树味?不敢在树下呆下去,呆久了 ,我怕松针掩埋了我,我怕苔藓漫上衣 服,我怕松鼠们集体出动,把我抬走,藏进只有月光才能找到的地方。
  路瘦得已容不下我很瘦的影子,影子就斜斜地印进深谷。我继续攀援,扶着远古的石头,抓一缕刚刚飘来的雾,擦擦汗湿的脸,正好几只鸟从头顶飞过,抛下几粒清 朗的单词,循着它们的提示,抬起头来,我看见我此行的高点,我终于来到山巅:一些石头和一些石头,一些树和一些树,一些野花和更多的野花,蜜蜂先我而来, 蝴蝶先我而来,兔子,野鸽子,壁虎先我而来,一些白云先我而来。天很蓝,水洗过的样子,女娲刚刚补好那么崭新的样子。极目远望,不知何处是终极,望久了, 心也变得无际的宽广,心也渐渐蓝起来。天的蓝,心的蓝,蓝与蓝融为一体,心与天融为一体,不知有心,不知有天。天就是心,心就是天,也无心,也无天,只有 无限的澄明和宁静。
 白云就渐渐漫过来,天是白的,山是白的,我是白的。
 一片白茫茫里,我成为传说.......

(刊于2000年第一期《散文》月刊,入选山东省语文教科书高中第三册)

    分享到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