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人民政府| 陕西省政府| 汉中市政府| 县委| 县人大| 县政协

建言献策

信件内容
信件标题: 拖欠农民血汗钱
提交时间: 2016-09-26
信件内容: 尊敬的领导们 我是勉县镇川乡张家院村四组村民,姓名;谢小军,今天我再此向贵领导们发这样一封信函,反映一个问题也希望贵领导们给一个结果,我真的不希望这样一步步的往深里纠缠。。。。。。 在之前我反映过的事今天我简单的再阐述一次; 我记得应该是在2006年的时候,村上因需要修建“U''型渠,村领导委托我父亲找人修渠,我父亲答应了,事后村上以各种理由推诿不付给该工程的工钱,就这样我父亲被一次次的欺骗,直至今日,已是10年之久了, 自工程完后的几年里,每年在年底都是我家最“热闹”的时候,前前后后,陆陆续续的有人来我家要干活的血汗钱,我的父亲被逼的在家给人陪上笑脸说好话,甚至有些人说村上人说的钱已经给我父亲了,就这样我的父亲被气的本来还健康的身体一年年的下降,现在我父亲身体叫我担心害怕,就因这些事我父亲被逼的有家不敢回,已在县城和我住有3年由余了,我实在不想看到我父亲都快75了还在担心中度过。。。。。 在今年的4月吧,我父亲再此去找村领导,最后回应是这个钱要省上审批,结果我父亲又被骗回来了,回家后我父亲一天滴水未进,我实在看不下去就第一次发过一封信函,后来镇领导去了,经了解调查后,给出了一个回话是:他们再调查一下情况回话给我......之后就再无音信了,8月我父亲去镇上找过多次,都说不在,最后一次竟然说:镇领导换了.....我懵了,我父亲怎样了?你们想象一下...... 其实这次我只是想,希望贵领导能为像我父亲一样的这些苦命的老人想想,当年干活的现在最小的都快60了,难道他们要带着遗憾,抱怨,愤怒,离开吗....假如是你们的父母,你们会怎么想......曾经很多次父亲想像人家一样带着干活的人去县或是镇上讨个公道,我都劝说,咱们不做那样的事,不是我不敢,是我不想让父亲受被人围观和评论的苦,也不是我无能,我可以带着我父亲去看看省会和首都...... 现在我家受镇府的‘恩惠’被列为精准扶贫对象,可叫我的父亲怎么相信,连他辛辛苦苦的血汗钱都要不回来,又怎么相信扶什么“贫”脱什么“困”我想的是:把我父亲的血汗钱给他让他有生之年无遗憾,我宁可把“扶贫”让给别人...... 也不多说了,整个事情的过程,镇领导都已经知道详情,在此我只是想希望领导们帮催催,看事情该怎么解决希望有个了断,又快过年了,我再不想看见那“热闹”的场面,如果非要看那今年不一定是我家......勉县这么大总有一个大“戏院的”,你们说是吗? 第一封领导们看到了,我真的感到高兴,我一直认为还是有好领导的,希望这封信贵领导们能让你的百姓们更信任你们。 谢谢
回复内容
回复部门: 镇川镇
回复时间: 2016-10-27
回复内容:  

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:

经走访调查,2006年时任张家院村支书谢长润(20074月已故)向县综开办争取水利建设U型渠衬砌工程,由县综开办承担渠漕、水泥部分,群众承担其余工程费用,当时谢长润找到岳海庆让其具体负责施工,但未签订施工合同。20161013日镇调查组、张家院村支部书记张保明和当事人岳海庆、谢小军在村委会再次进行座谈,就问题的处理做了进一步的协商,但由于时间久远,又无工程合同和其它记载,需进行进一步核实,多方商量后决定:1、由岳海庆继续查找当时的有关资料;2、由村委会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,调查当时施工情况、实际记录和工程量;3、查证属实后,再次进行协商解决。

勉县镇川镇人民政府

满意度:
满意 不满意
信件编号: 信件密码: